近期文章
大舜文章 > 近期文章 > 一國兩制:一場冰火共舞的契合
一國兩制:一場冰火共舞的契合
 
大舜基金智囊團成員 張量童先生
信報   |   2019-01-19
 

下載

一國兩制:一場冰火共舞的契合

 

歲月匆匆,2018年轉眼過去。儘管國際局勢紛紛擾擾,適逢中國踏入改革開放第40個年頭,標誌國家經濟發展進入一個新階段。回顧這40年的發展歷程,不論改革開放初期、或是近期火熱的中美貿易磨擦,香港一直擁有背靠祖國、得天獨厚的優勢,「兩制」賦予香港發展基石—例如自由港、資訊自由流通、遵從國際法規、單獨關稅區,致使中港兩地發展一路走來欣欣向榮。

筆者認為,「一國兩制」的互動與拉扯,就是一場冰火共舞的契合,兩地發展互為影響及融合,並須保持適當距離和平衡,各界實應致力捍衛此項制度安排。

 

上半場:改革開放初

文化大革命的爆發,加速計劃經濟深層次問題的浮現。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去年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上講話也特別指出:「文化大革命10年內亂導致我國經濟瀕臨崩潰的邊緣,人民溫飽都成問題,國家建設百業待興。」

四人幫粉碎過後,中國經濟一窮二白,舉國上下,均強烈要求糾正文化大革命的錯誤。彼時中國猶如遭火吻的焦土,人民深陷水深火熱之中。

1978年,時任國家領導人鄧小平吹響改革開放的號角,提出「摸著石頭過河」和「貓論」—「不管白貓黑貓,能捉老鼠的就是好貓」,在政治制度基本維持不變的情況下,把計劃經濟轉型為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先是實施「包產到戶」,提升農民的積極性,繼而再在城市放寬「個體戶」政策,讓人民得以經商,初嘗市場經濟的美果。

當時身處熊熊烈火的中國不只缺乏資金和人才,市場運作機制亦不成熟。反之,香港在殖民政府統治下,擁有充足的資金、人才、經驗及制度。香港就像一塊「冰」,為中國這片火熱焦土大大降溫之餘,更化身水滴,滋潤大地,孕育生機。七十至八十年代之交,香港經濟範式轉移,獅子山下經濟騰飛,加上鄧小平提出改革開放的國策與「一國兩制」的制度安排,使許多港商把目光投向商機處處的神州大地。改革開放初期,不少港商擔當中國市場經濟的先頭部隊,創下不少紀錄,包括有第一家合資企業、PPP公私合營、高速公路、外資銀行分行、酒店等。其他例子俯拾皆是,諸如合和實業創辦人胡應湘,1980年代聯同多名港商興建廣州中國大酒店;其後,更傾力投資基建項目,由電廠、羅湖口岸聯檢大樓,到廣深高速公路,為改革開放改善投資環境創設條件,貢獻良多。

另一方面,不少港人亦協助內地商家增進對市場經濟知識、了解信息和國際規則,進而協助國家經濟升級轉型、吸引外來投資、提高管理水平、融入世界體系。到2001年,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正式登上世界舞台。

由此可見,中國有今天的改革開放成就,香港功不可沒。從習近平的講話中,充分肯定香港及「一國兩制」的地位—「我國發展取得舉世矚目的歷史性成就,港澳同胞以及在香港、澳門的外資企業和人士都有一份功勞。對這一點,祖國人民永遠不會忘記。」可見,香港的獨特定位及「一國兩制」的構想,在動蕩年代協助國家化危為機,在改革開放過程中與祖國相伴共生,為實現中華民族復興作出貢獻。

 

下半場:香港回歸後

冰冷火熱,兩者本來互不相融,但遇上「一國兩制」的制度安排,彷彿恰到好處。假若香港回歸前、內地改革開放初期是兩地「冰火共舞」的上半場;那麼主權移交後,便是「冰火共舞」的下半場。正如習近平近日講話提到「在新時代國家改革開放進程中,香港、澳門仍然具有特殊地位及優勢,仍然可以發揮不可替代的作用」。香港在改革開放40年後的新時代,到底可扮演什麼角色?

隨著國家發展興盛,內地經濟的火熱,香港的經濟發展進一步與內地融合,例如大灣區規劃正是希望區內各個城市有清晰分工、互補優勢,能更有效率地邁步向前。現今,香港毋須再集中為國家提供資金及其他硬件建設,反而要向內地輸出優良的制度和管理。

香港能發展成為全球與「紐、倫」並列的世界級城市,以及在國際經濟舞台擔任重要角色,就是建基於自由港地位、與國際接軌的司法及法律制度,以及資訊自由流通等。對內地而言,香港可繼續充分發揮其投資興業的龍頭作用、市場經濟的示範作用、體制改革的助推作用、向外開放的橋梁作用、先行先試的試點作用及城市管理的借鑒作用。

此外,筆者認為香港如今更擔當中美雙方的透氣窗口。自2018年3月伊始,以 「懲罰中國偷竊美國智慧財產和商業秘密」為由,美國總統特朗普發動貿易戰;其後,中國商務部作出相應反擊。置身當前中美貿易戰火下,香港作為地緣政治的熱點,自然無法獨善其身。

近日美國國會一個委員會發表報告,建議商務部考慮將香港和中國視為同一關稅區。換言之,建議取消香港單獨關稅區地位。說法儘管甚囂塵上,依筆者看來,此可能性仍然不大,原因主要有二:香港美國商會成員有超過1200家在港美商;若傷害香港,同時也會傷害美國商界利益。

另一方面,在「一國兩制」的制度對沖下,其實一方面既方便中國企業在港經商,同時也提供外國企業與中資企業在香港合作的便利。

在是次貿易戰中劃出一個緩衝地帶,維持中美「非正面交鋒」的聯繫合作,此猶如在六七十年代美國圍堵制裁中國時期,把香港的特殊功能進一步發揮出來。從舊冷戰走到新冷戰,有著「一國兩制」獨特制度安排的香港,應當適時發揮調節貿易糾紛的角色,稍為助火燙的中美貿易磨擦降溫。

要跳好一支舞,兩位舞者要有交流互動、更要互相磨合遷就,如若其中一位舞者步伐過急,恐會破壞微妙而特殊的韻律平衡,舞亦難以優美姿態跳下去。以近期高鐵「一地兩檢」的爭議為例,「冰」與「火」的契合一旦失衡,便可能令這支共舞蒙上瑕疵。

無可否認,在西九龍實施「一地兩檢」是最合理安排,功能上有必要在西九龍站設立內地口岸區,讓內地人員執行內地的出入境、清關、檢驗檢疫、安全檢查政府職務。關鍵是,如何能最大程度保障港人權益及在符合《基本法》的前提下,落實在香港境內設立內地口岸區,以及制度化其管理辦法和相關事宜。

政府按照「三步走」程序就「一地兩檢」條例在香港進行立法並獲通過。但有部分人士認為此做法有違《基本法》,質疑其可能衝擊「一國兩制」制度,甚或讓國際社會質疑香港法治基礎已受到動搖。其實,只要將先行在內地立法的《香港特別行政區內地口岸區管理法》納入《基本法》附件三,「一地兩檢」條例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便有堅實的法律基礎,而且這做法快捷、簡單又妥當,不讓好事者有任何口實。 

適當拉開「冰」與「火」的距離,讓「冰」「火」不重疊在灰色地帶,實有助消除這些不必要的疑慮。

 

繼續跳好這場「冰火探戈」

要維持「冰」的存在與優勢,香港也必須嚴格遵守《基本法》訂明的各項「對外事務」所允許的規定。這些規定包括:《基本法》第151條、152條規定須履行的國際協議、第116條確定香港特區作為單獨關稅區履行的國際貿易協定、第96條所訂明香港特區就法律和司法事務的合作與外國訂定安排,以及關於「國際犯罪、國際私法、海關、海洋污染、科技、民航、商船、衛生、環境及文化存護、勞工、人權、國際組織、交通、電訊」的14個範疇的多個國際公約等等。但港人在享受各種自由的同時,也不應觸動損害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的底線。另一方面,在保持「火」對國家主權、國家安全、國家發展利益的維護力度,國家還須考慮香港必須遵守國際約定,以及所須履行的國際義務和責任,以維持其特殊國際地位與作用,火力也不宜太猛。

 

香港是中國的特殊窗口、也是國際博弈的戰場、世界文化的舞台。「堅持一國、用好兩制」對國家和香港的繁榮穩定都起相互促進的作用。就讓我們跳好這場「冰火探戈」吧!

 

大舜基金智囊團成員 張量童先生

 
Copyright © 2016 Dashu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