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大舜文章 > 近期文章 > 香港的填海工程(下)
香港的填海工程(下)
 
大舜基金 顧玉燦工程師、黎其昌工程師、單偉彪工程師
信報   |   2018-09-26
 

下載

香港的填海工程(下)

 

上文我們提及填海的利弊,今次再分析填海的時間、成本、填料的來源。

早期的填海工程(1980年以前),使用的填料通常來自挖掘現有山丘(取土區域)或削平小島嶼所得出來的泥土及石塊。因此,除了填海所造出來的土地之外,還有在取土區域經挖掘後形成的額外土地或平台可供住房和其他用途。

 

填料來源問題 

隨著時間的推移,近海的合適取土區域已經差不多耗盡,只能到距離填海造地較遠的取土區域提取填料,不但運輸成本上升,也對公眾造成更多的滋擾。因此,使用海沙填海變得更為普及。

因為使用海沙填海的方式受歡迎,可供使用的設備也愈來愈大。部分抽沙挖泥船的容量更大於7萬立方米,可以大大縮短施工時間。例如在九十年代的赤臘角機場填海造地工程中,用了不到3年的時間,便完成整個機場島的填海工程,合共移除了2.5億立方米海泥和使用3億立方米填料。

近年(2017/18)的海沙成本約為100港元/立方米,隨時間成本亦逐步上升。海沙舖填成本可根據水深來計算。人們可以大致估算每平方米或平方呎的填海造地成本。當然,填海成本之上還需要加上其他工程(例如海堤及壓實等)的費用。

另一個可以考慮的填充物來源,是使用其他基礎設施或拆除項目產生的惰性材料。香港每年生產約1350萬立方米此類材料,這些材料一般送交將軍澳或屯門的堆填區處置。由於這兩個堆填區容量有限,過去一段時間,香港政​​府要另外花費約70元/噸,把這些材料運往台山作該地填海之用。

如果我們可以有遠見或更好的規劃,這些材料是完全可以用於香港填海之用。不僅在本地處理這些惰性材料會更便宜,它還提供方便滿足填海需求,降低土地開發成本。

 

成本問題 

過去10年,為了避免從海床疏浚淤泥造成污染,無浚挖式填海法被廣泛使用,包括DCM方法。第三跑道填海工程以及最近正在興建的東涌東部填海工程,均使用這種方法。

成本方面,根據政府公佈的數據,現時東涌東填海區的成本,包括道路工程,排水及海堤等基礎設施,所產生的土地成本在毎平方呎800至900元之間。雖然我們沒有機場管理局的官方資料顯示三跑填海造地的成本,從現有填海工程總承包的合約以及DCM的合約總和推算,第三跑道的填海造地成本不會高於毎平方呎500元。從規模經濟來說,這是合理和經濟的。

 

施工時間問題 

報刊有很多不同的資料,顯示填海工程所需的時間,以下是一些較近期的實際個案︰

一、東涌新市鎮第一期填海工程於1992年年中開始,1995年年中完成,合共3年。

二、赤鱲角機場工程於1991年開始施工,1998年營運,為期7年。這已經包括所有填海工程、客運大樓、跑道,各項機電工程和工程竣工後的測試期。

三、迪士尼樂園第一期填海工程200公頃,涉及7000萬立方米填土,於31個月內完成。

四、機場管理局第三條跑道於2016年開始施工,預計2024年開始運作(包括所有道路和結構,一所新的客運大樓和跑道)。

五、現時的東涌東填海工程,承建商要在3年內交出第一塊土地,供政府開始興建房屋。

六、香港會展中心新翼的人工島,大約一年時間內完成。

因此可以很容易地看出,無論機場還是新市鎮,進行任何填海工程所需的實際時間大約只需要3至4年。

對於任何填海工程或其他大型工程,我們都需要進行公眾諮詢及環境影響評估,其設計亦必須獲得批准。但是,若這樣的諮詢、評估及批准程序最終所花的時間比實際建造該項造福社會工程項目的時間還要長得多,那麼我們必須檢討究竟出了什麼問題﹖找出為何需要這麼長時間才能夠走完流程的原因,採取果斷措施以改善,而不是墨守成規、錯失時機。

 

沉降問題 

填海得到的土地必然會下沉,下沉多少,取決於使用的方法和時間。早年在沙田興建的香港賽馬會填海工程,因海泥囤積而令沉降超過預期;其他填海工程,如將軍澳工業邨的填海工程,亦由於附近工程引致地下水位下降,沉降量亦超過預期。

在填海土地上須處理的主要問題之一是土地沉降,特別是當相對較厚的軟海泥仍然留在填土下方時,由於海沙、沖積層和下墊殘留土層的固結通常發生得相對較快,最終的殘餘地表沉降量,將主要取決於軟海泥的固結時間。

在香港,可供開發土地的價值很高,而填海工程完成後不久便開始使用,未完成的沉降引致不少問題,例如管道設施、道路和行人路等問題。眾所周知,要解決沉降問題的方案,取決於填充物下方的軟海泥層的厚度。

解決方法包括在海泥層裝置專用的垂直排水管,並在地面加上額外荷載予以預壓,以加快海泥層的水分排出而固結;海泥層較薄時也可以只是進行預壓來加快固結。這些地基處理的方法已經成功應用於大規模的填海工程,例如1970年代末的沙田、屯門,及在1990年代中期的東涌新市鎮填海工程,它們仍然留有超過10米厚的軟海泥層。

如果能有效應用上述的加速沉降措施,一般能在施工期間便達到總沉降量的95%以上,剩餘沉降(這是不可避免的,並會於填海完成後20至30年內慢慢發生)將被限制在50至100毫米之間。

路面的舖砌應該使用柔性設計,以減少下沉引發的問題。瀝青和互扣預制混凝土塊,可以成功用於新填的土地上;地下管道設施問題會比較多,尤其是下水道可能受到不均勻沉降影響,這些都要有特殊的設計和材料,主要是增加其柔軔性,加上嚴格監測,相信問題不難解決。

不言而喻,填海工程必須經過仔細規劃、設計和執行。本文試圖從香港填海工程的規劃、設計、實施和執行的幾個方面進行介紹,以免對填海造地產生誤解。

生活必須有所取捨,無論我們做什麼或什麼都不做,都會對社會和整個環境產生一些影響,有好的,也有壞的。我們有責任為自己和子孫後代做出合適的選擇。填海不是解決嚴重土地短缺問題的單一靈丹妙藥,但如果運用得當,必定利大於弊。

 

大舜基金   顧玉燦工程師、黎其昌工程師、單偉彪工程師

 
Copyright © 2016 Dashu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