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屋與基建
大舜文章 > 房屋與基建 > 基建
擴建「三跑」 大利經濟
 
大舜政策研究中心智囊團成員 范維綱
信報   |   2015-09-18
 

下載

擴建「三跑」 大利經濟

 

回想1994至96年之間,啟德機場的飛機升降量已經遠超飽和程度,政府估計若不建新機場,將會蒙受時值4,200億港元的經濟損失,前港督衛奕信於1989年10月11日决定興建新機場和相關配套設施,整個工程造價總額1,602億港元(包括機場兩跑道751億元、相關工程446億元、機場鐵路340億、西隧工程65億),當時稱為「玫瑰園計劃」。

 

「玫瑰園計劃」大部份在1997年完成,新機場1998年7月6日啟用,除了啟用初期因電腦系統故障而一度混亂之外,期後的運作非常良好;過去17年,它在香港的經濟發展方面扮演一個重要的角色,除了加強香港的競爭力、專業的人流和物流管理外,香港國際機場還屢獲全球最佳機場的美譽。

 

擴建「三跑」理據 

一、跑道負荷飽和 

2014年,香港國際機場處理390,955架次飛機升降量、6340萬人次旅客、438萬公噸貨物運載,通過加建設施和優化運作後,未來可把升降班次提升到每小時68次。香港機場由1998到2014年計算,客運量增加121%,貨運量增加169%;飛機起降量增加140%,到2017年時便會飽和,擴建「三跑」不但可以擴大整體經濟效益,還可規劃將來的經濟發展空間至2061年。

二、機場落後亞洲地區 

2011年香港國際機場全球排名第一,今年已由新加坡取代,香港則跌至第四位。興建「三跑」可增加機場吞吐量,吸引更多航空公司以香港為亞洲航空樞紐,增加全球航點,有助保持香港的競爭優勢。

三、面對其他地區競爭 

隨亞洲逐漸成為全球的重要經濟中心,各國機場已作不同程度的擴建。

- 首爾仁川機場將興建2號客運大樓 (2017);第四、第五跑道 (2020年)
- 新加坡樟宜機場將興建4號客運大樓 (2017);第三跑道 (2020年)
- 廣洲白雲機場將興建2號客運大樓 (2018);第四跑道 (2020年)
- 深圳寶安機場將興建第三跑道 (2018年);第4號客運大樓 (2025年)

各地紛紛增建跑道和擴建客貨運大樓,如果香港沒有「三跑」,將會損失大量人流和物流,並對經濟有直接負面影響。

四、對經濟預期正面影響 

Enright, Scott & Associates 以2012年實際數據估計,預測經濟淨值到2016年雙跑道系統為5,910億港元,而「三跑」系統則為10,460億港元,經濟淨現值增加4,550億港元。

 

與三跑道在2030年雙跑道的經濟預測比較

  雙跑道系統 跑道系統 增加 
經濟貢獻(直接+間接+連帶) 1,330億港元 1,840億港元 510億港元
佔本地生產總百分比 3.6% 4.9% 1.3%
直接職位 89,000個 123,000個 34,000個
間接+連帶職位 85,000個 19,000個 34,000個

 

經濟有即時效益

一、馬上創造職位帶動經濟 

如果「三跑」能於2016年落實擴建,工程費用為1,415億港元、需要8年竣工,包括符合環保要求的4年填海拓地工程。施工開始後,可立刻創造不少就業機會,期間估計創造職位合共約139,000個(按人工作年計),大大提高就業率。

二、「共同承擔、用者自付」七成建設費由海外旅客承擔 

機場管理局負責融資,包括借貸、全數投入業務溢利和向機場使用者徵收費用、沒有要求政府撥款。由於用者自付原則,因為七成是海外旅客,他們已分擔大部份擴建費用,其實對香港的經濟發展已作出了貢獻。

三、擴建「三跑」,迎接「一帶一路」 

上述估計還沒有預計擴建「三跑」由「一帶一路」帶來的經濟貢獻,從各國蜂擁加入亞投行為創始會員預測,擴建「三跑」後,香港機場可以配合「一帶一路」發展趨勢,成為「一帶一路」的主要航空樞紐,「三跑」將是香港經濟擴展的巨大引擎。

 

 擴建「三跑」是為香港創造強勁經濟發展的其中一項重要基礎建設,不但可以增加在人流、物流、旅遊、貿易、金融、工商及其他專業服務的競爭力,更可以打造香港成為全球其中一個重要的航空樞紐,吸引更多國際企業在港設立辦事處,增加就業職位等種種利好經濟條件。

 

經濟與觀點是平衡的藝術

據了解,由「三跑」設計、施工和營運均採用一系列環保主導方法(已取得50多項環保許可證),並就環評報告建議,落實超過250項環保措施;劃定面積達2,400公頃建設海岸公園,長遠保育北大嶼山水域內的中華白海豚。

雖然上述一系列環保措施會增加建造成本,但為了保護環境生態,均是值得投資的。每項工程均為部份人士帶來影響,希望當局能盡力了解情況、務實地解决種種問題,把影響減至最低。

若不幸推遲一年,造價將增加70億港元,希望提出司法覆核的人能汲取過去因司法覆核而引致工程延遲而招致巨額損失的教訓,以建設性和負責任態度,平衡整體香港經濟發展和各界立場,為香港未來數十年創造經濟動力,讓下一代 (現年10多歲的青年) 能享受一如當年 (1989年) 一樣的「玫瑰園計劃」,盡享擴建「三跑」後的經濟成果。

再次呼籲當局能早日與提出司法覆核人作深入溝通,雙方應以加強香港未來經濟發展為共同目標,在毋須向政府申請撥款的財務安排,落實2016年動工,共同迎接「一帶一路」的世紀機遇、發揮雙方優勢和平衡的藝術去解決問題、為香港人帶來長遠福祉。

 

大舜政策研究中心智囊團成員 范維綱

 
Copyright © 2016 Dashu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