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及國際事務
大舜文章 > 兩岸及國際事務 > 兩岸及國際事務
奧巴馬出席東盟的外交動向
 
大舜政策研究中心主席 何鍾泰博士
文匯報   |   2012-11-22
 

下載

奧巴馬出席東盟的外交動向

奧巴馬甫當選連任便出席本月十五日至十八日在柬埔寨召開的東盟峰會,同時訪問緬甸,會見了丹瑞總理和反對黨領袖昂山素姬,此外還去泰國。他的行程公佈後,立即引起觀察家關注。尤其是美國總統訪緬甸,這是他首次突破,在美緬關係仍未落實前,他如此急於處理緬甸外交關係,有甚麼意義呢?其次是他將會在今次的東盟峰會做出甚麼大動作?至於泰國之行又有甚麼政治目的?

拉攏緬甸企圖封鎖中國

先說他此行來到緬甸的國際政治意義。

舉世關注的焦點問題主要集中在中美在緬甸的博弈,在奧巴馬「重回亞太」的外交戰略中,他展開了對中國周邊國家層層拉攏,以三重島鏈的軍事佈防進行圍堵中國,到目前為止,菲律賓和越南已靠攏美國,因為菲越和中國有南海島嶼主權爭執,美國以保護國姿態示好,菲越也就一拍即合。至於馬來西亞和汶萊雖也和中國有島嶼主權誰屬的問題,但馬來西亞及汶萊兩國對國際政治一向謹慎以對,恐怕墮入大國紛爭的「怪圈」,過去不敢靠攏美國;這一波美國攻勢,兩國也不敢掉以輕心。即使如此,在第一島鏈佈略中沒有馬來西亞及汶萊參與,但有新加坡支持(美國在新加坡已駐有兩艘軍艦),也可讓島鏈不缺口。如此由菲律賓、新加坡,以至越南,再往西走,若不把緬甸也爭取到圍鏈的一環,則包圍中國的戰略便要功虧一簣,讓中國可以從緬甸做出口直通印度洋。如此不但不能全面封鎖中國,反而讓中國進入印度洋,打開通向中東和非洲的戰略通道。

這便是奧巴馬急於要交好緬甸的重大戰略考慮。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期,日軍已把中國政府迫進四川,東向已無路,所有外國援華的戰略資源只剩下緬甸一個出口,日軍也知道要整個封鎖中國,攻佔緬甸是關鍵,因此當時日軍和聯軍在此展開了關鍵性的一戰,從這裡日夜向通往雲南的公路展開轟炸。而聯軍也以此為戰略重點,傾力在此和日本決一死戰,結果是未攻下緬甸日本已投降,重慶的國民政府也告解危。

過去日本攻華的戰略防線,給了美國一個啟示便是美國不能不作同樣的爭取,事實上美國也了解到近年中國在緬甸開始作出戰略性的運輸鐵路和港口建設。奧巴馬此來便是表明他要全力爭取緬甸,除了爭取昂山素姬還不夠,還要爭取緬甸軍人政府,以過去美國和印尼與泰國軍人政府打交道的經驗,相信美國會借著和緬甸的關係,打進緬甸軍人集團拉攏關係,從軍隊求取盟友遠比依靠民主政黨的文人集團快捷有效得多。因此奧巴馬引發國際關注是意料中事。

插手東盟企圖孤立中國

至於奧巴馬出席東盟峰會又有甚麼大動作呢,上次他在夏威夷出席亞太經濟理事會也耍了一招,打出了倡建「泛太平洋夥伴」(TPP),並刻意不把中國列入發起國的名單內。這次出席東盟高峰會,相信他將在會上進一步拉東盟加入,只有東盟加入,奧巴馬才能給中國一個更大的外交壓力。過去兩年的東盟會議,美國先後的大動作是拉攏菲律賓與越南對抗中國,並宣示美國在南海也有國家利益在內,不能置身度外,這說法是要給菲越和東盟整體信心,美國因著這裡有美國利益,不會輕言放棄盟友不顧,讓他們相信不會像當年放棄越戰而去的歷史重演。

面對美國的攻勢,中國的戰略回應,不但要加把勁鞏固中國和緬甸得來不易的半個世紀多的友誼。做法除了經貿關係外,更要展開社會與政治工作,尤其是對政黨和軍人的外交工作,更要加把勁,不能墨守成規,要用新思維,新方法,例如多做民間外交工作,尤其是少數民族的扶貧工作,若能配合政府的政策給予資源與對少數民族扶貧的經驗,中國不怕失去緬甸的友誼。

東盟方面,中國和東盟已有過十多年的友好關係,重要的是快點落實「南海共同行為守則」成為正式條約,即使島嶼主權糾紛也會易辦得多。此外共同開發爭議中的島嶼資源,加大對東盟外貿與投資,也是中國容易做出成績的外交工作。

大舜政策研究中心主席 何鍾泰博士

 

 
Copyright © 2016 Dashu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